非遺與人文圖典:“上海鎮”的史料佐證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2018-04-25 仲富蘭 國風文化記憶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浦東高行新發現的《平陽曹氏族譜》則明确記載“熙甯七年置上海鎮于華亭”為解決曆史懸案提供了有力佐證,周敏法供圖

 

《上海地方志》2018年第1期刊發了周敏法《上海建鎮年代考證辨》的文章,我讀了感到很興奮。今年年初經上海史學界的專家認定,周敏法的史料發現對于上海鎮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并通過新聞媒體向外界披露。我接過這個話題再談一些我的認知。

關于上海建鎮的問題,由于史料匮乏,曆來衆說紛纭,甚至有一種極端的說法,上海可能沒有經過設鎮就直接設縣了,不過大多數學者認為曆史上存在過“上海鎮”,隻不過對上海建鎮的時間,由于史籍記載的不同,特别是對史料解讀的角度有異,形成了以下幾種說法:(1)宋時說。如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卷二四上海縣:“宋時,舶輻辏,乃立市舶提舉司及榷貨物,為上海鎮”;(2)宋末說。明《嘉靖上海縣志》說“上海為松江縣屬……迨宋末……即其地立市舶提舉司及榷貨場,為上海鎮”。《乾隆續修上海縣志》等同此說;(3)熙甯七年說。(4)紹興中說。清《嘉慶重修一統志》謂“宋紹興中于此地置市舶提舉司及榷貨場,曰上海鎮”;(5)南宋末期說,武育幹《唐宋時代上海在中國對外貿易上之地位觀》,認為上海設鎮于南宋末期或鹹淳年間。

“上海鎮”建鎮時間上曾經有過言之鑿鑿的證據,如清代《嘉慶上海縣志》不僅明确 “熙甯七年”設置上海鎮,而且說“上海之名始此”。清代乾隆年間褚華撰《滬城備考》,也說“宋神宗熙甯七年立鎮”。此外,晚清文人秦榮光(1841-1904年)在《同治上海縣志劄記》中也明确說過:“宋熙甯七年,於華亭海設市舶提舉司及榷貨場,為上海鎮”。明代的《江南經略》《光緒青浦縣志》等志書也持這個看法。雖然這些記載觀點一緻、言之鑿鑿,但它們都屬于明清史料,屬于後人的記載,缺乏當年的宋代史料的支撐,因而沒有被史學界所廣泛接受。上海究竟何時建鎮,成了上海的“生日之謎”?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這是是目前發現的、唯一載明上海建鎮确切年代的宋代史料,為上海鎮“熙甯七年說”提供了有力的證據,周敏法供圖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範溪舊序》中提到“熙甯七年置上海鎮于華亭”,來源看看新聞網

今年1月中旬報界披露了浦東新區的文史學者周敏法先生,在讀高行鎮曹家老宅的一本《平陽曹氏族譜》時,這本家譜的書,卷首有《範溪舊序》,落款為“鹹淳八年歲次壬申秋七月既望郡人謝國光拜手書。”鹹淳八年即為1272年,屬南宋末年;謝國光是有名的南宋進士。謝國光在這本書中寫道:“滬渎曹氏……因宋室多故,而遷居跸臨安,族從而徙者,凡十有餘人,遵而家于上海鎮(熙甯七年置上海鎮于華亭)者,則濟陽之裔也。”這說明曹氏自宋室南渡來上海鎮,是濟陽王曹彬之後。最令人驚喜的是“熙甯七年置上海鎮于華亭”,(見圖)這是目前發現的、唯一載明上海建鎮确切年代的宋代史料。這段南宋進士謝國光寫于宋末的記載直接注明上海鎮建于北宋熙甯七年,即1074年,它推翻了宋末說,使上海建鎮曆史有了确切的文獻記載,這段宋代文字與以上明清史料前後呼應,形成了幾百年延續的完整的“證據鍊”,從而把上海建鎮的“熙甯七年說”給坐實了。

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她的成長發展經曆了由“上海鎮”到“上海縣”再到“上海市”得過程,根據“熙甯七年置上海鎮于華亭”,宋代的鎮是縣下轄的一種官方機構;而且一般都将鎮設置在“人煙繁盛處”,并不是所有縣都下轄鎮的設置;上海鎮有“監鎮官”,這種官職在《宋史•職官志》裡有記錄,說明這個基層官吏是吃皇糧的“公務員”,而不是民間自治組織的首領;特别是“監鎮官”的職責是“管火禁或兼酒稅之事”,屬于文職人員,這與“上海務”機構的設置是有部分重疊之處的,這些特點構成了上海鎮的一般要素。

《上海舊政權建置志》第二章第一節:“鹹淳年間(1265-1274年)建上海鎮。鎮制沿襲自隋、唐,通常設于人口稠密、交通重要、工商業較為發達的地方。最初實行鎮将制,為武職,後将鎮将之權收歸于縣,另由朝廷委派鎮官,成為文職。青龍鎮除了鎮官,還設有水陸巡檢司,負責守衛巡邏。南宋時期的上海鎮,設有上海市舶提舉分司,負責管理貿易事務,兼領鎮務。”這段話,除了上海建鎮的年代有誤,其它都是比較正确的,與上述一般鎮的幾個共同點也是吻合的,它對宋代上海鎮的性質做了簡明扼要的描述。

周敏法先生在《上海建鎮年代考證辨》的文章裡,對兩宋時期上海鎮的性質,大緻做了概括:上海鎮為皇帝批準在熙甯七年(1074年)設立的,其基本職責是負責管理防火防盜、兼收稅收的官方機構,并逐漸取代了“上海務”酒務的職能,監鎮官是朝廷委派的文職官員,南宋時由上海市舶提舉官兼任。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古代上海陸家嘴地區的地圖,圖上标有“上海浦”和“下海浦”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上海鎮示意圖

實際上,這與我以前一直認定的“上海務”是“上海鎮”設立前的一種操演,或者說預設。上海務之“務”是國家管控地方稅收或海上貿易的基層單位。有酒務、稅務、市舶務等。《上海通志•大事記》:“熙甯十年(1077年)秀州設17處酒務,其中華亭縣有華亭、上海、青龍、趙屯、大盈、泖口等務”,因為《宋會要輯稿•食貨十九•酒曲雜錄》說到熙甯十年秀州(今嘉興和古吳淞江以南的上海地區)有上海等17處酒務。從《宋會要輯稿•食貨十九•酒曲雜錄》記錄的宋代天聖元年以前的上海務稅收收入額看,已經名列秀州十七個酒務之前十名。說明上海臨江濱海,交通發達,人口衆多,商業繁榮,釀酒業發達,稅收頗豐。上海務的先期設立,為後面上海鎮的成立鋪好了路。1962年,譚其骧在《上海得名與建鎮年代問題》推斷的結論:“這樣說來,上海設酒務應在天聖以前。”這就是說設上海務在前,置上海鎮在後,且至少相差五十多年。

上海鎮設置,進一步證明了上海鎮的位置,就是上海務的位置,在今上海老城廂地區。這個地理位置,距離當時的華亭縣的縣城,約有九十裡,如同今天上海市中心到松江區的距離,古代社會古代交通工具簡陋,信息傳遞也很緩慢,要對上海務實施有效管理,顯然力不從心,鞭長莫及,北宋熙甯七年(1074年)置上海鎮後,據《南市區志》描繪“上海鎮”建鎮的形制:“上海老城廂是上海曆史的發祥地。北宋時期,出現了上海早期的居民聚落和官方機構——上海務。南宋時期形成市鎮。元朝至元二十八年(1291)建立上海縣,從此成為上海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因為上海在南宋末年形成市鎮。鹹淳初年,鎮監董楷大力倡導在上海鎮進行市政建設,留下不少“津梁堂宇”。從《受福亭記》可以看出,市舶分司署西北建拱辰坊,坊北有益慶橋,橋南“鑿井築亭”,名“受福亭”。董楷所撰《受福亭記》稱,“自念鈍愚,于市民無毫發補益,及痛節浮費,市木于海舟,陶埴于江”。他自市舶分司(今老城廂外鹹瓜街、老太平弄北)之西北,建拱辰坊,坊北有益慶橋,于橋南鑿井築亭,即受福亭;亭前廣場鋪磚石,是“一市之所”,即鎮市中心;其東北有回瀾橋,又北為上海酒庫,建福會坊;迤西是文昌官,原為土房,後改為磚瓦房,于其地建文昌坊;坊北又建緻民坊,後改建為福謙橋;由福謙橋至齊昌寺之間,建泳飛橋。這是南宋末上海鎮的粗線條面貌。另據明弘治《上海志》記述,當時上海“有市舶、有酒庫、有軍隘、官署、儒塾、佛仙宮館、賈肆,鱗次而栉比”,已具市鎮規模。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圖為建于明代老城廂的大境廟,清代建為三層華閣,遠眺勝地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老城廂内的銀器店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晚清時上海老城廂街市,左為老寶華照相館

明朝中葉,邑内已形成南北、東西縱橫交叉的街巷系統。縣署東西兩側辟出三牌樓街和四牌樓街兩條南北幹道,另有新衙街、康衢巷、新路巷、薛巷、梅家巷、觀瀾巷、宋家灣、馬家巷、姚家巷、蔔家巷10條街巷。此外還增設15坊:拱辰坊南肇嘉坊,長生橋北永安坊,泳飛橋北聯桂坊及對面寶華坊,第一橋東登津坊,縣署南阜民坊,縣署東宣化、崇禮、澤民、集慶4坊,縣東敷教、澄清、迎恩3坊,縣南明通、公溥2坊。為抵禦倭寇侵擾,還建築了周長9裡的城牆。至此,縣邑形成以縣署為中心,東、西門為軸線,城牆環圍的城市基本框架。

借助“上海務”、“上海鎮”、“市舶分司”這三個機構的職能,可以大緻描述出當時上海的社會狀況:特别是釀酒業興旺,而且規模較大,需要稅務機關征稅,以增加國家的财力,于是“上海務”應運而生,其次,在上海務設置五十多年之後,該地區非農業的手工業者及其進行貿易的商人,數量達到相當規模,加上與之配套的飯店、旅館等服務業,該地區已經形成了類似現在的成片居民區和商務區,故需要“鎮”這樣的機構來進行管理,以确保其有序運行,第三,再往後,對外貿易也已經達到一定規模,外國貨船達到一定數量,需要設置海關這樣的“市舶司”來進行管轄和收稅。新編《上海縣志》在《建置沿革》中明确作了如下記述:北宋熙甯十年(1077年),華亭縣設有上海務。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宋室南渡,上海縣地區人口大增,經濟發展,至南宋景定、鹹淳年間,上海港船舶輻辏,番商雲集,成“華亭東西一巨鎮”,地處“海之上洋”,濱上海浦,遂稱上海鎮。

讀了周敏法的考證文章,談了上面的一些淺見,向治上海史的各位專家請教。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19世紀末上海老城内百業興旺,圖為老城廂街景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老城廂中銅器店雲從老店(1930年)


非遗与人文图典:“上海镇”的史料佐证

當時洋人稱之為上海的”快餐店“。老城廂内這樣的小店随處可見,生意相當不錯,還順帶外賣

 

 

 

    2018425日于上海五角場凝風軒


分享到:

來源:本站原創

2018年04月26日

上一篇文章:高爾夫一杆進洞獎

下一篇文章:李紹珙京劇情緣篆刻藝事展 —上海站